┌氣象局發布入秋以來最冷的一道冷氣團,即將在本週五抵達台灣,預計最低溫會降至攝氏19度,請民眾出門時添加衣物...┐光聽到這句話,心裡已經開始發毛,開玩笑!這種天氣去海拔三千公尺的合歡山,不凍成冰棍才怪?再聽到鋒面來臨,天氣開始會下雨,這下完全沒有期待的心情去爬山了,不會吧?老天爺!你可別開玩笑喔!穿雨衣爬山!OMG!

問問老公同學們可否同行?一來決定匆促,二來時間湊不起來,所以最後仍然是只剩下妙友與我們同行,說到這又想起當年,每每跟老公出遊,妙友一定會同行,我們是情侶+1個落單的單身漢,常常是這樣的組合陪著我們走遍郊區旅遊景點,如今18年頭過去,一樣的組合,一樣的他還是單身,不同的是我們多了兩個兒子作伴,也好~人多有伴,不囉唆!我們就這樣出發吧~妙友決定前一晚就先行前往小風口扎營,果然是機動組的說走就走,這..我們可就無法與他匹配了,當然工作性質的不同也是無法說風就是雨的,沒關係!妙友!我們在電腦連線上,到小風口跟我揮揮手吧~

出發時的細語綿綿,也影響了些許心情,一早接到妙友電話,說是天氣陰陰的,這下可就不太好了,記得天氣不好只限北部跟東北部,南投應該天氣不錯的,唉~別想太多了,還是趕路吧。驅車歩上台九線,我知道這又是搖頭頭暈的開始,沒辦法~走山路真的是我的終結路線,雖然極力保持冷靜,事實證明是沒有用,還屢試不爽..眼看雨越下越大,心情盪到谷底,這..哪有像是要去爬山的天氣嘛?看看老爺,一臉臭臭的,這下更氣了,原因還是一樣,擔心場子的問題,老爺!以後出門就別這樣緊張啦,不然,大家看的很難過咧..

從台九線接上台七甲線,開始進入中橫宜蘭支線,沿途的高山蔬菜仍然是綠油油一大片,但是我此刻的心情不是看高麗菜,而是正在想過了啞口天氣會不會變好一點點?左盼右盼終於到了~~不對咧?還是下雨喔?完蛋了!我不要穿雨衣爬山喔,開甚麼玩笑喔?咦?那是甚麼?下雨天出太陽?我有沒有看錯?哇..彩虹??老爺很激動的衝下車拿起數位拍阿,好笑的是拍完這兩張彩虹,記憶卡就給他掛了,飲恨!我的合歡山遊記怎麼可以沒照片?這下多說無益,已經死給你看了,你就認命吧,也許妙友會帶,還有一絲絲的希望(稍後證實,一點希望都沒有!奈a架悽慘?),還是走吧,才說完那前方是發生了蝦米代誌?道路施工?挖咧?塞車啦,怎麼這麼不順喔?老兄幫幫忙!我還要趕路咧?就這樣一路走走停停經過了梨山,天氣終於放晴,感謝老天,這樣稍稍安慰我那有點不情願的心靈,可是沿途的路況就讓人怵目驚心,經過颱風過後的肆虐,整條支線柔腸寸斷,山壁上還有未崩落的土石,自然界的力量已經不容忽視,這已經在提醒人們不得過度開發,否則物極必反的結果,就是玉石俱焚,好可怕!別想了,還是趕路吧,我們得趕去煮晚餐,再遟大家都要餓肚子了。

好不容易到了小風口,由於手機訊號不佳,又找不到妙友的位置,所以擺了烏龍上上又下下,最後還是老爺找到紮營的地方,一會合當然不囉唆,馬上卸裝備,開始處理我們的豐盛晚餐,一鍋美味的火鍋,一瓶紅酒+現烤牛肉(外帶一提,這肯定不是合成牛肉,放心下肚吧)哇..人間美味也不過是如此了,一邊吃菜又一邊閒聊,雖然當下沒有滿天星斗陪伴(天氣詭譎多變,才說他沒有星星來作伴,月娘馬上出來嗆聲~"誰說老娘我不在的"~),卻也是很愜意的,其實我們並不孤單,來小風口扎營的為數不少,大家都有共同的目標~爬山~,這比我們上次在七彩湖登山口還要安靜多了,心想~這回鐵定可以好好睡覺,枕頭帶了,氣墊也準備了,沒有理由可以睡不著覺的,可是我錯了,我不該喝了幾口地龍酒...這下可不是低溫讓我睡不著(應該只有6度),而是藥性讓我的背傷發作,吼~我不要整眠聽曜曜打呼啦..救命喔.

清晨6點,已經有很多人準備上山攻頂,老爺跟我說他整夜沒睡,我實在很想笑,我們果然是夫妻!連睡覺的癖好也是一樣~只是這回時間不趕,所以心理壓力也就沒有先前那麼嚴重,我們那位老好男人~妙友~,從山下帶來燒餅,已經熱鍋準備給我們營養早餐,在3000公尺的高山上吃燒餅加蛋配咖啡,真是幸福阿,沒來的同學阿,你們真是錯過了~;享受了美味早餐,整裝我們就出發吧,記得要出門前,在留言板上就已經跟阿東說好,早上8點鐘在小風口的攝影機前SAY HELLO,奈何我們阿東先生,時間總是跟我們連不起來,等他開好電腦,打開網頁可以看到的時候,我們已經爬上北峰的途中,說到這,北峰的落差約4-500公尺,對於我這不愛爬山的人,其實有點吃力,尤其是我有點懼高,這下更難過了,沿途有部分的山路旁,放眼望去就是懸堐,阿彌陀佛!別看別看!曜曜擔心我爬不上去,頻頻回頭看我,最後還是老爺押後,頓時安全感倍增,累喔~還是給他衝上去吧~

終於到了最頂端~北峰,摽高3422公尺~哇!甚麼叫做"藍藍的天,白白的雲"能見到這等風光,可是這般辛苦才能如願的,遠方有南胡,中央尖山作伴,還有蘭陽平原,真的是一覽無遺喔~信不信?在這居然碰到老爺當兵的同袍,世界真小,十多年不見居然在這碰面,免不了寒喧幾句,當然也請他幫我們拍張紀念照,我們可是期待很久咧~第一次遇到記憶卡掛掉!; 妙友還是一貫秉持他老好男人作風,開始煮水沖咖啡切水果,真的~我還挺感激他的,有了他,我真的輕鬆多了...該吃的,該說的(當然還有該拉的..)一切都圓滿完成,準備我們的下山吧,果然下山是愉快的,冠冠上山衝第一,下山當然還是他,這回曜曜吃鱉腳抽筋,一路唉唉叫喔~

一下山,還是不死心的CALL阿東來SAY HELLO,果然是阿東,還是有狀況,請我們等待7分鐘,他到他弟家去開電腦,果然有不詳預兆,沒錯!他弟弟那骨董級的老電腦不會開...(古董級是我說的)算了!已經快餓死了,趕快逃離現場煮中飯吧!我煮中飯的同時,男人們開始綁起所有裝備,吃完飯有安全感了,這才跟妙友依依不捨道再見,兩部車分道揚鑣,各自奔向屬於自己家的方向。


來時經過梨山,曜曜就吵著要買水果,但是考量回程路難走(坍方的路實在很難掌握),所以回程改走大禹嶺接蘇花回宜蘭,所以一到大禹嶺還是給他買了4顆蜜梨+一顆蘋果回家(說到蜜梨真是鬧笑話,我還問老闆娘這是不是粗梨?老闆娘的臉...),隨後老爺就一路狂飆中橫,說來可惜,中橫的風景舉世聞名,卻因為今年颱風雨災造成土石坍方,中斷了它的交通,也中斷了它的經濟價值,如果不是為了趕路,實在很想停下來看看這峽谷風光,重溫一下當年度蜜月的情境;別想了趕路吧~幫忙顧夜的員工來電,不出門沒事,出門場子馬達跳電連連,果真是不能出門喔~到了蘇花換我接手,讓老爺小憩一下,繼續趕路回家去,此時兒子說好懷念南澳的冰店,也好~停下來吃完冰再走吧,滿足一下這緊張的情緒,回到宜蘭,仍舊是細語綿綿,但是老天爺已經很幫忙了,沒有讓我穿雨衣爬山,感恩喔~只是這背痛+腿酸,又是讓我嗆好幾天,當廢人去啦~

創作者介紹

Jane's 胡 言 亂 語

jakean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